生活是歌

關於部落格
隨口哼著i pod傳來80年代的歌。

有時眉頭深鎖、眼泛淚光,或是齜牙咧嘴、激昂奔放。

某一定神,還是會被超入戲的自己嚇到……
  • 34601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第179-180週榜單




(手邊的資料是從第180週才開始紀錄加權點數的,不過也只持續十幾週而已,大家參考看看哦!)

終於跨進84年了!《小雨來得正是時候》、《幾朝風雨》《海洋之歌》勞不可破的鐵三角防陣已邁入第5週,大豪雨橫掃全台繼續發威。仍緊咬鄭怡的黃鶯鶯一首首暢銷單曲拓寬可聽度,兩人差距已縮小為5.45,但雙雨糾纏7週,黃要篡位雖近在咫呎,但舉步維艱攻得相當辛苦。反觀「小雨」雨量厚實且平穩,加權點數仍以破八成的81.55坐收。10周冠軍入袋後,挑戰的是黃鶯鶯《天使之戀》所保持的13#1紀錄,雙方你來我往各自出招,還有一番激戰。陳淑樺以66.55的成績與二、四名之間保持安全距離,目前穩坐季軍。

鄭怡如果你說

 

黃鶯鶯我始終未曾

 

陳淑樺西莉亞

 

83年元旦【野雀高飛】上映,潘越雲演唱的<野雀高飛>、<野百合也有春天>兩首插曲收進她上一張《胭脂北投》裡,這次新專輯則專搭電影【太陽也哭泣】演唱同名主題曲。【太】這部以越南淪陷為背景的烽火愛情片,由胡茵夢與韓星申永一合作飾演異國鴛鴦,然因亂世拆散無法結合,胡心碎絕望如死,在難民營裡凝望著不可知的未來,即使明日太陽升起也猶近黃昏。<太陽也哭泣>由韓國人鄭民燮譜曲,民生報資深記者塗敏恒填詞,阿潘完全不浪費她那如泣如訴的強項,聽了誰能不哭泣呢?!

潘越雲--太陽也哭泣

 

【太】片是以曾獲亞太影展最佳導演獎的韓導卞張鎬擔任總導。台韓合作的影片早在66年、由台導高仁河和韓導康範九共同執導的彩色寬銀幕《最後命令》就開始了,該片於2月在台中開鏡,台灣演員有王莫愁、葛小寶參加演出。76年獲韓國總統獎的韓導張一湖,67年和建華公司合作執導《國際金塊間諜戰》,本片由汪玲和韓國影星金振奎主演。曾在63年以《紅巾特攻隊》贏得第十一屆亞洲影展最佳導演獎的韓導申相玉,於76年執導過台灣出品的愛情片《妳儂我儂》,票房雖然普通,不過江蕾和劉文正演唱的主題曲<你儂我儂>傳唱度頗高,相繼還有眾大牌歌手的版本,至今許多傳統婚宴場合,偶爾也會來段「你儂我儂」應景一下。而83年台灣片商簡鴻基和韓導卞張鎬合作的【太陽也哭泣】,在台灣、韓國、泰國三地取景拍攝,推估投下一千多萬成本,可惜票房慘不忍賭,幾乎血本無歸,別說投資人淚眼汪汪,連頑強的太陽都要表演淚奔戲碼了。倒是阿潘《無言的歌》持穩熱賣,一路挺進#4,已在暴風區邊緣卡位準備殺進前三強了。

 

李泰祥和齊豫師徒合作已邁入第三張作品,儘管流行歌壇風起雲湧、瞬息萬變,但《你是我所有的回憶》仍延續《橄欖樹》、《祝福》的新詩風格,在李大音樂設計師的精心建構下,齊豫仍不疾不徐深埋詩歌幻境,說冷門曲風也好、不食人間煙火也罷,文學家筆下藝術般的用字遣詞,在豫聲中富饒了文字如畫的意境。如果鄧麗君《淡淡幽情》是古代詩詞的經典絕唱,《你》在新詩入歌的領域裡,絕對佔有一席之位。

<你是我所有的回憶>又名<影子>,這類同詞曲雙歌名的情況時有所見,數量甚達上百首。齊豫在85年《回聲》演唱三毛的經典<七點鐘>則又叫<今生>,其實更早82年《祝福》只在卡帶版出現的A6<擁抱旭日>,後來也叫<你我擁抱的旭日>或<晨光>,一歌三曲名叫它第一名啦!不過李大師另一名女弟子黃瓊瓊唱過他的一首作品,叫它<花>/<銅鈴花>/<也許>攏ㄟ通,好像中國古代名人,除了本名外還有字、號與別稱

84年以前的雙歌名,還有72’西卿苦海女神龍女性中的女性)>、74’方晴<寄語白雲(離情)>/74’李雅芳<離情(寄語白雲)>、76’鳳飛飛<溫暖在秋天(愛的道理)>、77’李珮菁<虔誠(玲瓏塔)>、78’甄妮<男孩遇女孩(巧相逢)>、80’鄧麗君<三願(艷紅小曲)>、80’王夢麟<一家歡樂百家愁(打秋風)>,以及蔡幸娟81年的四季歌:<春之夢(留下一句話)>、<夏之旅(走在鐵路旁)>、<秋之分(暮情)>、<冬之鄉(鄉情)>等等。 


蔡琴在海山唱片的最後一張作品《世界名曲專輯》再晉級來到#8,加權點數以23.70穩住Top 10的位置。有別於某些聲樂家演唱名曲時難懂的轉韻與誇張神情,蔡琴輔以沉穩內斂的流行調Tone,拉近和歌迷之間的距離。

專輯挑選的11首名曲有大家耳熟能詳的經典,許多原聲帶也很愛用,包括<歸來吧蘇連多>義大利文原曲<Torna a Surriento在《The Man Who Cried 縱情四海》收錄的是被譽為「帕華洛帝接班人」的已逝男高音里契特拉Salvatore Licitra, 1968~2011的版本;《Bad Education 壞教慾》則有改編成西班牙文的Jardinero>。<青青湖畔>源自蘇格蘭民謠<Loch Lomond2012年的【鐵達尼】3DTitanicCollector’s Anniversary Edition》則加收此曲。《Fred Claus 聖誕老兄》、《Nativity! 聖誕頌》則收錄傳唱全球的聖歌平安夜Silent Night>,梁朝偉、金城武主演的【傷城】,Soundtrack也有改編的版本,Mariah Carey 94’Merry Christmas、齊豫2010’The Voice等眾歌手都重唱過。張易教授填詞的<往事難忘>翻自19世紀名曲Long Long Ago>,趙薇演唱的版本收錄在情深深雨濛濛》電視原聲帶,不過詞由瓊瑤阿姨重新填過。奧地利作曲家舒伯特Franz Peter Schubert, 1797 ~1828迷人的小夜曲<Serenade>,則有齊豫翻成英文版的<A Twist of Fate>,收藏在93藏愛的女人Love of My Life》裡;宋承憲03年主演的浪漫韓劇【夏日香氣】,電視原聲帶裡則收錄<Serenade>的吉他彈奏版及女高音劉美淑演唱版。

蔡琴小夜曲  


<科羅拉多之月>翻自1930年美國民謠<Moonlight On The Colorado>,早期歌手高山在七零年代先翻成<月下的懷念>,蔡琴演唱的已是普羅大眾認定的歌詞版本(清風吹動了湖面的垂柳,好像在對我細語一般……);<白髮吟>源自John W. Myers 1898年的<Silver Threads Among the Gold>,包美聖79’《長空下的獨白》、鳳飛飛81’《鳳飛飛精粹》都詮釋過。七八零年代小學音樂課常哼唱的<甜蜜的家庭>則出自1823年美國輕歌劇【Clari, or The Maid of Milan米蘭姑娘克拉莉】裡的<Home, Sweet Home>,曲子推測是英國畢夏普爵士(Sir Henry Rowley Bishop, 1786~1856)依據義大利西西里島歌謠改編而成;<愛情的喜悅>源自馬丁尼(Giovanni Martini, 1741~1816)的<Piacer D’amor>,是義大利藝術歌曲。俄國作曲家林姆斯基.高沙可夫(Rimsky Korsakov, 1844~1908在歌劇作品Sadko薩德可中,將劇中某一橋段改編成充滿異國情調的Chanson Indoue,也就是後來樂迷熟悉的<印度之歌>危險浪漫的<羅蕾萊之歌>與真情不移的<我怎能離開你>分別源自德國民謠<Die Lorelei>、<How Can I Leave Thee>;而德國作曲家布拉姆斯(Johannes Brahms, 1833~1897)經典的<Brahm's Lullaby>,正呼應著黃鶯鶯2012年復出大碟「搖籃曲」的概念主題。

鳳飛飛83年第三張國語大碟《不知怨》12月發片,宣傳仍未譜就悄悄進榜#17,還把她甫獲第四季金榜#6的《相思爬上心底》名次再往下拉到#16,《不》儼然已準備在84年度的春季金榜累積實力了。固定班底左宏元先生繼#1暢銷單曲<出外的人>後再推專輯標題曲不知怨,歌詞不知是否受了【紅樓夢】林黛玉感歎身世遭遇的<葬花吟>所啟發,除了「花謝花飛飛滿天」鳳飛飛73年也有單曲叫花謝花飛飛滿天>)、「有誰憐」、「紅顏」、「無情」、「不知」詞句相同外,「愁煞(愁殺)」、「無處尋難尋覓」等詞意也頗為接近。

葬花詞葬花吟)>是「紅學」裡常被討論的篇章之一,多愁善感的黛玉一邊葬花一邊哭泣的吟誦,猶如悲詞成讖的詠嘆調。「紅樓夢」搬上螢幕的例子相當多,1944年電影【紅樓夢】中的林黛玉即由「天涯歌女」周璇飾演並演唱插曲<葬花>,歌詞取自多為每句七言的<葬花吟>的前四句和後八句;77年【金玉良緣紅樓夢】則將原詞368濃縮成<葬花>的113字,由「小調歌后」劉韻代唱張艾嘉所飾演的黛玉一角,鳳飛飛在81《好好愛我》中即重唱此版本。>、<>都有濃濃的復古情懷、深幽哀怨而淒美兩首可以一下哦!

鳳飛飛葬花

 

鳳飛飛不知怨

  

台視黃俊雄布袋戲【英雄榜】於8312月中旬霹靂豋場,劇中主角「玉芙蓉」使出那條致命的粉紅色腰帶,誰與爭鋒(可別扯上007哦,哈我好無聊)。再配上布袋戲首席女主唱西卿的主題曲,粉紅色的腰帶首週即殺進#20。若要區分為台語榜的話,目前《》名列#1

西卿粉紅色的腰帶

 

專輯許多曲目都搭上布袋戲的插曲,可想而推翻唱曲充斥其中。<粉紅色的腰帶>翻自八代亜紀81年的<女心は港灯>;美空雲雀73年的この道を行く>則是<命運青紅燈>的原曲;<苦海女神龍>是森進一69年的<港町ブルース>;<愛奴>更要往前推到57年松山惠子的未練の波止場>。

源自北管音樂的<君子>,本是化身面露笑容卻殘忍無情的「女暴君姚明月」主題曲<萬毒美人女暴君>,收錄在71年黃俊雄、西卿、黃西田主唱的《大儒俠史艷文全部插曲第二集》,由慧卿所演唱。十年後,黃俊雄將萬惡女魔頭所營造出晦暗矛盾人格的氛圍大逆轉成光明磊落角色「李香蓮」出場的正義歌<君子>,收錄在西卿81年在歌林唱片發行的《布袋戲專輯》裡,同曲呈現出兩種截然不同的正邪對立氣勢,只能佩服黃大師的改編功力。2001霹靂英雄榜之爭王記》阿輪演唱的紅色燈火>,也是此曲填上新詞而成了女公子路光明」的主題歌。《粉紅色的腰帶》收錄的<梅>曲已是西卿重唱的版本,除了<粉>是當季新出爐的布袋戲人物主題曲,專輯裡的<苦海女神龍>、<命運青紅燈>、<愛奴>都由西卿重新再詮釋。

黃俊雄先生巧妙的國翻台二手歌也堪稱一絕。沈雁79年暢銷金曲<踏浪>搖身一變成西卿81《布》的男女對唱曲<巧相逢>,清純玉女的夢幻畫面直接切入布袋戲場景。若你還沒適應這種南轅北轍改編法,那<愛是什麼>旋律一出可能冷不防又讓人跌一跤,竟是黃鶯鶯神秘空靈飄逸的<天使之戀>台語版,不摔個狗吃屎對不起自己,當然原作是喜多郎《千年女王》的一段配樂,首唱則是82Dara Sedaka的<Angel Queen>,早期發行的《粉》卡匣式錄音帶,其實還特別標名「喜多郎傑作名曲改編」哦!

專輯A3祝你成功倒返來>如果似曾相識的話,耳尖的你可能還聽過「水車姑娘」方瑞娥<路燈了解我心意>、陳中&邱芸子對唱的<情難斷夢袂醒>,甚或龍飄飄的國語版<不再嘆息>。無論變換成國台語的哪種「氣口」,皆翻自美空雲雀82年的<裏町酒場>。


本週另一張熱賣的閩南語唱片是台語榜亞軍陳盈潔《期待再相會》,光是專輯同名主打單曲就有四種以上的版本。根據民生報、中國時報的報導,作曲人黃仁清隨性譜曲的<期>交給只為自己歌聲留作紀念、有點玩票性質的黃新桐與作詞人、也是黃仁清的高徒成鳳對唱。不過好歌就這樣無聲無息給它有點可惜,黃仁清在鄉城老闆極為甲意的情況下,以兩萬元代價出讓歌曲版權,並交由已轉換閩南語跑道、也唱出口碑的陳盈潔和螢幕情侶潘健合唱,且提升為主打層級。不過寫了讓渡書的黃仁清因一曲二賣對好友黃新桐無法交代甚覺不妥,曾數度要求鄉城取消出版計劃,但對方以白紙黑字及已投資錄音成本為由婉拒。除了這兩支對唱組外,還有余丹丹、左孟鈴的獨唱版,<期>的「四胞胎」在出版期間如雨後春筍般冒出。雖然黃新桐+成鳳的版本還收進841月中旬開播的華視洪連生布袋戲【金孔雀】的插曲中,但最後仍是以情侶檔「陳盈潔+潘健」的組合最受消費者青睞。

陳盈潔+潘建期待再相會

 

在版權觀念較薄弱的更早年代,「雙包」情形屢見不鮮,要生幾包胎都馬口以,先撇開製作人或作曲人喜歡在原唱外再尬上一曲,例如:73’翁倩玉<海鷗>、74’黃鶯鶯<雲河>、75’甄妮<梅花>、77’銀霞<秋詩篇篇>的唱片專輯或電影原聲帶都附上劉家昌自己的版本外,其他一曲雙(多)唱的盛況,許多大牌都參過一咖,包括:崔苔菁&尤雅的<為什麼春天要遲到>、<只要為你活一天>,鳳飛飛&甄妮的<溫暖在秋天>、<楓葉情>,鍾鎮濤&蕭孋珠<早安台北>,或是在Soundtrack中特別安排的男女各自Solo版本,例如:鄧麗君&萬沙浪<風從那裡來>、江蕾&高凌風<在水一方>、李碧華&羅吉鎮<夢的衣裳>、陳盈潔&王冠雄<慧眼>,這些共享的代表作,在七零年代曾風行一時。

 

陳彼得是繼大師翁清溪、左宏元、劉家昌後的著名資深音樂人,陳蘭麗、包娜娜、鳳飛飛、甄妮、黃鶯鶯、高凌風都唱過他的作品,余天<含淚的微笑>、崔苔菁<乘風破浪>、賈思樂<陽光為什麼不來>、劉文正<遲到>、鄭吟秋<為什麼還不來>、費玉清<美斯樂>、凌峰<出外人>都是他當時的暢銷創作金曲。不過要算出他的個人大碟,一隻手足足有餘,包括71年首張專輯、也是銀河唱片的創業作玫瑰安娜79年在麗歌唱片以「夏雲飛」之名推出我的驕傲82也是情歌》由東尼機構發行83年製作麥偉林的《歉意》、將麥推向男偶新高峰後,於年底推出第四張作品《嫦娥》,首播主打即是和女兒陳欣怡對唱的同名單曲。他帶著女兒和同光美公司的麥偉林與麥瑋婷到各大專院校開唱見習,奠定學生族群基礎。

陳彼得不僅寫給別人的歌大紅特賣,上一張的<也是情歌>、<阿里巴巴>歌詞依舊朗朗上口,<不管怎麼說>(鄧麗<別離>)、<請你不要擔心我>(鄧麗<想把情人留>)、<夜行>(鳳飛飛<另一種鄉愁>)、<記得1981>(ABBALay all your love on me>)、崔苔菁&陳淑樺陸續唱過的<默許>旋律也還熟悉,相隔一年半推出的嫦娥》首次進榜#26,後勢看漲。

陳彼得+陳欣怡嫦娥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